中超联赛第二轮最引人注目的比赛是上海申花主场对阵天津全健。不幸的是,这场比赛吸引注意力的不是比赛的水平,而是比赛中的各种纠纷。比赛中,24分钟后发生了令人震惊的一幕,秦生在争夺角球时故意踩踏对手外援乌尔策尔。后者立即倒地,前者最终被裁判罚下。此外,在比赛的最后阶段,天津大前锋帕托无法把握点球机会,这甚至吸引了上海申花中场孙士林竖起大拇指。缺乏运动精神同样是卑鄙的。根据目前的消息,秦胜已经被调到上海申花预备队,他的工资已经降到最低2190元,在合同期内不允许调职。然而,如果孙士林在中国足协举行的听证会上对自己的竖起大拇指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他也将面临重罚。鉴于这场比赛引起的巨大争议,作者借此机会总结了中国超级联赛历史上一些骇人听闻的恶棍。

传言说“我有秦胜将军,但我可以骂这个阵。”首先,秦生被嘲笑能够与不同国籍的球员进行简单的交流(无论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然后他被嘲笑在球场上充分发挥暴力美学。秦生有一个可怕的记录。除了上周末对伍尔兹尔的恶意犯规,他最臭名昭著的犯规是踢梅斯林堡的鼻子。回到2013年中国足球协会杯决赛的第二轮,秦生替补出场,帮助广州恒大完成几个关键拦截。比赛结束时,被杀的秦生与当时身在贵州的前锋马斯林·莫约进行了面对面的会谈。这两个人正在争球,这时秦生用佛山无影脚踢了马斯林·莫宇的头。后者当场鼻子出血,经过简单治疗后被送往医院。他后来被诊断为鼻骨骨折,分为四个部分。由于大量骨折,中国医生不敢进行手术,所以梅斯林博不得不回家治疗。

山东鲁能后卫戴琳,自称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员”,是一个真正的红卡收获者。他职业生涯中的红牌数量无可比拟。2014年,山东鲁能受邀挑战北京国安。周挺因犯规被出示红牌。戴琳在辩论中与马季奇发生冲突。他偷偷地扇了马季奇一巴掌,然后被解雇了。既然戴琳声称在世界各地打过球,他当然在海外留下了足迹。2007年,中国U23在英国训练中与切尔西U23交锋。戴琳的阻截几乎引起了两名球员之间的冲突。

前北京国安后卫周婷的工作作风极其凶猛,被球迷戏称为“叶挺”。据统计,周挺是中国足球史上握牌最多的球员,尤其是黄牌数,远远领先于其他对手。到目前为止,这一记录还没有被打破。另一方面,周挺的许多恶行已经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在2008年北京国安主场对阵长春亚泰中学的比赛中,周挺因故意踩踏对手被罚下场,赛后又被停赛4场。在2015年亚洲锦标赛上,北京国安输给了整个北现代,被淘汰出局。失去平衡的周挺看到摔倒在地的崔(吉吉)春,上前展示一只断了的脚。他被值班裁判直接罚下了。

与几位前辈相比,柯昭是超级武林中的后起之秀。早在2013年,在武汉卓尔精灵和北京国安的战斗中,当时在武汉卓尔精灵的柯赵亮以他独特的连腿踢倒马季奇而出名。尽管前者被禁赛了四场,但他的名字从那以后就传遍了全世界。随着2013赛季武汉卓尔精灵的降职,赵可逐渐远离了人们的视线,但他从未离开过。2016赛季,柯昭在中国甲级联赛中为武汉卓尔队效力,打了20场比赛,得到5张黄牌和1张红牌。在一场比赛中,柯昭重复了他致命的飞踢,并将对手的进攻球员直接踢到了地上。他还受到了中国足协八场禁赛的处罚。

虽然足球是一项身体接触频繁的运动,但如果每次对抗都是为了发泄个人不满或摧毁对手的身体,那就根本不是所谓的铁血精神的表现,而是以足球为名的真正流氓行为。据悉,本赛季世界上有96个国家和地区可以观看超级联赛,这表明超级联赛的影响力日益增加。在这种背景下,运动员的运动精神水平也应该得到提高。我相信真正爱他们的球迷愿意欣赏双方纯粹的足球比赛,而不是感情用事地互相争斗。